第10节 警察调查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

2022年07月23日

       傍晚时分, 得知消息的人聚集在一番街的山口春田家。 松本由纪子也来了, 她被扶下了车。 她已经哭了, 腿也在发抖。 好在她无事可做, 敌人被盯上了, 只针对山口惠子、松本润、山口春太三人。 看来他们都是碧海集团的核心领导, 但为什么让松本幸子一个人? 她是指定的接班人吗? 二嫂出来迎接, 夜夜大嫂正在安慰白百合子。 另一头, 春明正在照顾修二姑姑, 而山口一郎、松本秀志、松本次郎、叔叔等人则在叔叔家讨论家庭危机。
        三个小孩被关在屋子里, 一个女仆看着。 全家人都惊慌失措。 松本的妻子四郎百合子开始吐槽松本润, 她说:“真不明白这老家伙在胡闹什么, 半夜带着哑巴开车干什么?都是春田的错。” 他解雇了阿伦, 然后出去喝酒。呃, 不, 你无聊的时候不必跑那么远。如果这个老家伙真的和我在一起……还有惠子?她不是和德川秀臣在一起吗? ?她怎么不见了?德川家什么都没有, 怎么回事? 然后, 松本夫人再也说不下去了, 又哭了起来。 夫人的眼睛已经肿了起来, 看到松本幸子过来的时候觉得很神奇, 连忙抱住了她, 生怕她也会消失。 “快点, 妈, 你放心吧, 这可能只是普通的绑架, 看会不会有电话要赎金, 如果是的话,

我们可以出去多挣点钱, 我们就赢了。” 不讨价还价。” 松本安慰地对妈妈说。 . “别骗我, 你要赎金,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?不过松本润并没有得罪什么有权势的人。东京怎么了, 治安这么差, 比东京的治安还差。” 台湾, 一点都没有。你在乎这里的警察吗?以前是大叔干这种事, 现在是阿伦和惠子。他们都是针对我们山口组的吗?还有那批原油(海洋 运送一直都是山口春田一郎(负责黑龙会的行动), 怎么调查的?一点消息都没有, 什么忍者斥候, 这么多人, 你吃什么?真的很奇怪? ” 松本夫人瞄准了松本修士和山口一郎, 脸色惨白, 心跳加速, 虽然哭着争吵, 但分析的却是雄辩, 身边不少人都暗暗称赞夫人, 这是个聪明的女人, 不 不知道山口春田让她带走了所有的孩子。第二天一大早, 许多记者 岛内外的人都聚集在老房子周围打听消息。 他们已经推测, 绿玉洋集团可能涉及石油走私事件、武器走私案, 甚至武器换石油走私案。 绝大多数黑帮都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单挑山口组。 这场战斗似乎是为了摧毁其他帮派!与此同时, 东京警察局以安全为由展开了大规模、全方位的打击犯罪行动, 展开了史无前例的侦察搜查行动。 警察在主要道路上设置路障阻止车辆, 只是为了阻碍交通。 一天, 数百辆车被拦下, 大量文件被检查, 数人被带走例行审讯。 速记员的笔记一个接一个用, 三天一共22人, 最后都被放出来了。 松本润神秘地消失在东京和江都的地面上。 两处公安厅长、部门负责人受到上级批评, 记过处分。 公安部副部长冲着这些领导喊道:“这是东京和江都警界近代史上规模最大、最无耻的记录, 维护尊严的战争已经打响, 你们这些人渣, 用你们的 狗鼻子, 睁开你锐利的鹰眼, 你把东京的脸扔到了西方, 我们已经成名了, 让我们看看未来谁还敢来东京观光和投资……”。 打开走廊左侧的门, 里面似乎是一间小会客室。 似乎是因为这个房间根本不受欢迎。 房间的大小约为20平方米。 因为装饰不多, 所以看起来比较空旷, 不压抑。 推开门, 松本夫人站在门口, 行了一礼, 然后做了个邀请的手势, 道:“佐佐木中士, 请。” 房间里, 老伯父和山口一郎站在茶座旁。 见他进来, 也鞠躬行礼。 他们一起说:“警长先生, 您辛苦了。” 佐佐木也行了一礼, 道:“我是京都警察局的佐佐木。” 山口一郎和叔叔也做了自我介绍。 双方就座。 上茶。 佐佐木说:“我今天是来调查松本润先生绑架案的, 请你提供一些信息来帮助我们派出所。” 得罪人不容易, 时间久了我们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。 即使是现在, 我们也没有接到任何关于绑架的电话或信件。 你认为这些黑帮有可能不支付赎金吗?” “是的。 是的。 根据我们的现场调查, 这不是一起简单的绑架案。 很明显, 他们没有留下来。 杀人绑架案干干净净, 后果是巨大的。
        反过来, 这个案子不仅仅是钱的问题。 肯定是有什么大问题,

你们应该没有感觉这么大的问题吧?”佐佐木说的很中肯, 因为他有点麻烦。大家也都这么想, 看了一眼佐佐木, 山口一郎离开了现场 和已经变傻的松本夫人, 把松本幸子叫走, 他们到里屋私下聊了聊。 介绍了情况, 然后让松本由纪子补充, 最后说道:“先生。 警长, 仔细听, 我不会那样和妈妈说话, 虽然我知道这是真的。 好吧, 现在让我们谈谈你在警察局背后的计划。 你打。怎么做? 佐佐木点头表示歉意, 哼了一声, 道:“好的, 年轻人。” 现在请您告诉我们您父亲是否有任何异常行为, 尤其是最近, 我似乎听说山口先生和松本先生发生了冲突。 怎么了? 会不会跟这个有关系? ” “你说什么, 你……” “我总算想起来了。” 山口春田在密谋中, 我们发现有一个叫韩森的人, 是一名兽医, 来自台湾高雄, 有证据表明他有 和松本润有密切联系, 正在密谋, 松本润被绑架的那天, 他和韩森在一起, 现在韩森和松本润一样神秘失踪了。然后, 从台湾传来消息, 说有可怕的怪物 在韩森的诊所里。所以才问了这么一个冒昧的问题, 你想想——” 一郎先说。 认识这个叫韩森的人吗? ““不知道。 “他们三个都摇头, 真的吗?佐佐木简直不敢相信, 韩森的线索很重要, 看来这条线索又被打破了, 这件事很难处理, 到现在为止, 线索都少得可怜。” , 并且案件被追查。” 很难展开。 整个绑架过程设计的很好, 前后只需要十分钟, 非专业人士很难做到干净利落。 如果这个判断是真的, 那么这个案子就有可能成为悬案。 他们必须承受。 压力巨大, 毕竟山口组不是一般的公司! 德川家可不是一般的家庭。 “那个韩森在做什么?我是说他真的是兽医吗?我是说兽医的工作是真实的还是伪装的。”老人问道。 “根据台湾的消息, 韩森诊所里有用的物品是 基本上搜过了。 除了三两只怪物, 基本没有参考价值。 只是韩森在他的阁楼里对待狗。 有手术的迹象, 剩下的就不好说了。 从这个角度来看, 他的兽医身份仍然是真实的。 从怪物的角度来看, 他是一位危险的生物学家。 从有人迈出第一步来看, 这个问题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绑架案。 ”佐佐木说道。 “韩森的同伙呢? 他不会没有同伙吗? ”松本润问道, “暂时没有这样的信息。 ” “有没有大致的调查方向? ”佐佐木指着山口家, 说道:“本来, 我们怀疑是……内讧, 但是, 显然, 这件事已经超出了这个范围。 现在……我们完全迷失了。 对手太专业, 动作也很快。 我们在一切方面都落后于他们, 几乎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。 基于此,

我们大概已经确定这是一个非常专业的组织。 你的山口组和我们的警察局都不能这么干净。 因此, 这样的组织并不多。世间盛传松本润得罪了某位大人物或某个秘密组织。 这个还是有点靠谱的。 你必须在这方面考虑它。 “我不知道我父亲的情况。”松本润说。 山口一郎也摇了摇头。 然后, 松本由纪子被叫了进来, 她不知道松本润的行为。 佐佐木一直看着松本由纪子, 觉得她的脸色不太自然。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怕。 她知道一些事情。 “就是这样。佐佐木说, “我们去台湾看看山口先生和松本先生的办公室, 还有草屋, 看看里面的材料。 当然, 它们属于商业秘密文件。 你可能不会让我看到它们, 但一般来说。
        告诉我它是什么, 让我自己判断它对这个案子是否有用。 好的。 佐佐木站起身, 推开椅背。 老房子里什么也找不到。 这里只是家乡, 不是山口春田和松本润的办公室, 没有太多有用的信息。 绿玉洋集团总部在东京湾, 一路到台湾, 也是公司和春香酒暖, 尤其是草屋。 松本次郎要求人们保护东京湾的主要地方, 松本修士让人们控制了所有重要的台湾人。 这个地方。 警察刚走, 松本夫人就叫大家商量了一会儿。 有一种可能——那就是走私武器。 众所周知, 碧海集团向华仓子输送石油, 可谓是大手笔。 大, 最后会解决的。 买武器是肯定的, 因为山口组的武器都是西军区的, 但他是不是瞒着大家, 用猪走私武器就不好说了。 但山口组存放的武器都是这样的, 数量也不是很少。 松本润一直负责这件事, 山口春田也知道并默许了, 但山口春田只要求自己的家人。 松本润是否扩大了武器走私? 很难说。 有迹象表明, 松本润肯定会参与走私竹洋, 至少帮助他将武器运送到波斯湾。 这是问题吗? 朱佑似乎没有什么问题! 不会有其他问题吧? 尤其是涉及到“军火界”。 找人问问花仓子和朱六六这件事,

看看是不是这方面的问题。

- END -

1.610911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