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五常

2022年06月16日

       香港有一位大学学者, 名叫张五常。现任香港大学教授、经济金融学院院长。作为著名的大学学者, 他曾八次复读。
       这是周伯通式的人物。 “我鄙视参与政治的学者, ”他说。 “我讨厌政治。”他说, “中国大学的制度是公非公, 私非私。
       ” “很遗憾, 中国的教育体制和思想约束,

都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。如果北大不做太多的改革, 说实话, 别说大学题, 小学题都做不了。”他可能将“政治”异化为“政治家”和“政权”。他所说的“公、私、制度、思想约束、改革”都属于政治范畴, 仿佛犯了只搞“经济改革”, 不搞“政治改革”的错误。
       他说:“几十年后,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, 没有家庭幸福又有什么意义呢?”什么是政治?老百姓是最大的政治。张先生可能不知道, 中国还有“四千万人被收买下岗”。他们没有亲人, 还谈什么“家庭幸福”?他说:“物理学的问题太多了。” “中国人有才华, 也很勤奋。” “21世纪的大学问概率说中国应该先跑。” “看垃圾书, 越读越差。”这有点开创性, 但是张老师讲的大学, 显然是远离政治的, 大致是指自然科学领域的物理, 比如理化医学、经济学、诺贝尔奖等, 非常可怜, 与人类政治相比,

这些只是远离世界一个修炼的人,

除了政治, 他说的大问题都会变成无源之水, 无根之树。他说:“我对无法解释现象的经济学不感兴趣。”他谴责香港学者:“你不知道他是代表政府还是学术界。” “为学术说话”就是不为老百姓说话。他们没有普通人的基因。谈论经济而不谈论政治就像挠痒痒一样。这就是贪官想要的。他们宁愿让老百姓打牌赌博, 也不愿让老百姓懂一点政治。什么是“现象”? “四千万人被收买下岗”是一种现象; “腐败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”是一种现象。而这些现象就是老百姓最大的政治。张先生说:“孟子多半是错的。”这有点像苏秦那个“高富大贵”的嫂子所羡慕的。非常接近“一万个孔子不如一个章子怡”。需要指出的是, 少数专家学者对腐败官员抱有同情心, 抛开政治冷漠是别有用心的。
       目的是掩盖腐败行为, 扰乱以“四千万被收买下岗”为代表的庶民意志, 扼杀年轻人。充满活力、年轻和强大的精神。张无常应该是周伯通式的人物, 只是要小心不要让“北斗阵”因为他而被西毒欧阳锋破坏。

- END -

4.101958s